流动人口增长给教育带来什么

来源:中国教育报(2021-5-17)  发布日期:2021-05-17 13:57:31  浏览次数:

最新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过去10年,我国人口流动趋势更加明显,规模进一步扩大。人户分离人口为49276万人,其中,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为11694万人,流动人口为37582万人,其中,跨省流动人口为12484万人。与2010年相比,人户分离人口增长88.52%,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增长192.66%,流动人口增长69.73%。

“人户分离的背后,留守儿童照养问题亟待关注。”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、乡村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容中逵分析,城镇化进程中人户分离现象严重,流动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,留守儿童教育的问题会更加突出。

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理论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巧利看来,20世纪80年代以前,从家庭结构来说,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是常态,几代同堂也较为常见。而社会转型后,随着人口流动、外出务工人员急剧增加,家庭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,出现了数千万留守儿童。这导致原有的传统教育原则和方法失去了前提条件,对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、社会教育都提出了很大挑战。

“我们有义务为留守儿童提供安全的、有保障的受教育环境。”刘巧利说。

在容中逵看来,留守儿童教育的关键问题,在于因父母双亲外出而产生的亲子交往缺失和亲子关系隔离,因而应将留守儿童教育问题解决的重点聚焦到亲子交往的建立上。

“解决留守儿童教育问题,从根本上说是消除留守家庭,因而它不是教育问题,而是经济或社会问题。首要解决的不在学校、社区或其他教育环境和教育主体,而在国家的宏观统筹与协调发展。”容中逵说,解决留守儿童教育问题要分3个层面:首先是政府层面,解决如何消除留守家庭存在的问题。其次是家长层面,解决如何确保亲子关系正常交往并发生教育影响的问题。再其次是学校和社区等层面,解决如何弥补因亲子交往得不到正常实施所产生的问题。

容中逵认为,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加速农村工业化、增加农民就业岗位的同时,还要制定有关政策、措施以确保农民能够就近就业,从根本上解决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问题。

在刘巧利看来,儿童成长是不能等待的。“家长要切实履行自己的教育责任,更新养育观念,想方设法‘和孩子在一起’;不具备条件的,也要做到和孩子经常交流。”

刘巧利认为,政府要发挥保障作用,从义务教育来讲,要保障孩子受教育权利,尽力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提供受教育的机会。当前,随着“两为主”——以公办学校为主、以流入地政府为主,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义务教育问题政策的深入推进,各地政府已根据实际情况最大化地接纳外来人口子女入学,为孩子与家长在一起创造条件。

“此外,从学校来讲,一定要关注留守儿童心灵成长。”刘巧利说,学校也要切实担负起家庭教育指导的责任,切实进行家校共育,开展多样化的项目和活动,让留守儿童家长参与到教育中来,帮助留守儿童保持与父母心理上的联系,为孩子成长提供心理动力。

“社会、学校、政府要给留守儿童家长赋能,形成全社会一起关注关爱留守儿童的良好环境,保障留守儿童健康成长。”刘巧利说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